社科網首頁 | 客戶端 | 官方微博 | 報刊投稿 | 郵箱 | 中国社会科学网
學術活動
会议综述|經濟研究所双周研讨会(20191015)

2019-10-24

調整字號:

2019年10月15日經濟研究所大会议室 

  2019年10月15日下午,十月中旬的经济所双周研讨会-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暨诺贝尔经济学奖50周年解读-在所大会议室举行。研讨会主题涉及本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与诺贝尔经济学奖50周年的相关内容。经济思想史研究室主任张琦副研究员担任主持,发展经济学研究室金成武副研究员担任发言嘉宾,《經濟學動態》编辑部副主任李仁贵研究员担任主讲。

  經濟所胡家勇研究員、徐建生研究員、楊新銘研究員等30余位所內外科研學者,媒體、經濟所在讀研究生一同參會。

主講人李仁貴研究員

  發言內容:

  主講人李仁貴,長期從事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預測分析與追蹤研究工作,曾主編《挑戰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大師們》《諾貝爾獎經濟學家學術傳略》《24位諾貝爾獎大師解讀經濟學與人生》等著作,發表多篇相關論文。

  主講人李仁貴在主題研討“2019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暨諾貝爾經濟學獎50周年解讀”的發言中指出:本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班納吉、迪弗洛和克雷默的獲獎成就爲“減緩全球貧困的實驗經濟學方法”。關于貧困問題的研究,一直受到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關注。比如,20世紀的諾貝爾獎得主缪爾達爾、森等均從事與貧困問題有關的研究。尤其是,2015年度諾貝爾獎得主迪頓就因爲在“消費、貧困與福利”方面的貢獻而獲獎。不過,迪頓與本年度獲獎者之間在研究方法上有所有不同,前者采用的是微觀計量經濟學方法,一般被歸類于福利經濟學研究領域,後者所采用的爲實地實驗經濟學研究方法,被歸類爲發展經濟學研究領域。二者在理論觀點和政策結論方面都具有一定的差異性和互補性。

研討會主持人張琦副研究員

  同時,李仁貴介紹道:諾貝爾經濟學獎是經濟學學術獎而非經濟工作成就獎,以此來澄清對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一些誤解。比如,雖然我國在扶貧工作方面取得了空前的成果,近年來的精准扶貧工作尤其成效顯著,但按照諾貝爾獎的評獎原則,這些扶貧工作成就或許有資格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不能因此而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比較典型的案例是,孟加拉銀行家尤魯斯在利用小額信貸手段進行扶貧工作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並因此而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卻並不能據此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若想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需要在研究貧困問題方面做出突破性的理論貢獻。

  李仁貴認爲,本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有其符合預期的一面,也有其打破常規的一面。比如,本年度出現了第二位女性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迪弗洛,同時也出現了第二位印度裔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班納吉。總體而言基本上符合預期,其基本觀點已在其所發表的《挑戰諾貝爾獎的女性經濟學大師們》《挑戰諾貝爾獎的印度經濟學大師們》等論文有所反映。尤其是,他曾斷言,鑒于諾貝爾經濟學獎40周年之際首次授予女性政治經濟學家奧斯特羅姆,在諾貝爾經濟學獎50周年之際女性經濟學家可能再次問鼎,這一判斷得到了驗證。

  不過李仁貴也強調,本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授獎也有其打破常規之處。以往的獲獎者大多出自湯森路透/科睿唯安所評選的“引文桂冠獎”得主之中,尤其是,2013-2018年間,連續6年的所有10位諾獎得主全部屬于“引文桂冠獎”得主之列,但今年已打破這一慣例。另外,前幾年的不少獲獎者仍然出自其于2002年所撰寫的《誰將摘取諾貝爾經濟學獎桂冠》一文所預測名單之列,該文當年所預測的70位經濟學家名單已有19位後來獲獎,而今年的獲獎者也超出該名單範圍。究其原因是,以往獲獎成就往往是二三十年前甚至更長時間做出的,而本年度的獲獎成就卻是十多年前做出的。不僅如此,獲獎者的獲獎年齡下限也有所突破。此前的最小獲獎年齡記錄一直爲1972年度諾貝爾獎得主阿羅所保持,而本年度獲獎者之一的迪弗洛獲獎年齡已突破到47歲。這些調整屬于出現轉折性拐點還是僅僅做出的創新性嘗試,需要對後續幾年的頒獎情況進行觀察才能做出合理的判斷。

 

發言嘉賓金成武副研究員

  嘉賓發言

  發言嘉賓金成武老師隨後發言道:李老師在諾獎預測上的研究已經至少持續了20多年,之前自己不太理解預測的意義,但經過看李老師的文章,聽了李老師的講座之後發現,用經濟學的視角理解或者是解密諾貝爾獎行爲,就像有那麽一個機構和群體,他們有一套行爲模式和價值觀,我們在外界不能打開這個黑箱,我們只能通過行爲結果産生的信息去判斷這個群體的偏好和內在的某種一致性,預測就要根據某這一致性和不變性,這就和探索經濟學理論,探索自然規律是一個道理。諾獎預測的背後是對整個經濟學界細分的了解,他對李仁貴老師的研究探索精神表示了自己的敬意。

  會場提問:爲什麽李仁貴老師不對2002年論文中的預測名單做出增補和調整?

  李仁贵答:该文其实后来在微信公众号平台进行了推送,为便于与后来的实际颁奖实际结果进行客观对照,推送的文章仍然保持了原貌。不过,在《經濟學動態》所评介的潜在诺奖得主中,已不止限于该名单范围,对潜在诺奖得主名单进行了增补和调整,因此,绝大部分获奖者都在获奖前在刊物中进行了提前评介。

  研討會現場氣氛熱烈,不同專業視角下的觀點在現場都有機會進行較充分的表達,圍繞主體進行的相關討論,在廣度與深度上,都能到達較高的水准。主講人與部分參與者會後表示,能從本次研討中獲得啓發與收益。

2019年10月22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經濟研究所科研处

蔣維慎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