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 | 客戶端 | 官方微博 | 報刊投稿 | 郵箱 | 中国社会科学网
智庫·中心
金碚:關于經濟學學科體系構建的研究

2019-08-29

調整字號:

  作者:金碚(中国社会科学院學部委員)

  来源:“中国政治经济学智庫”微信公众号

  金碚研究员围绕五个问题展开了论述。他首先介绍了“经济学”的来源。在古希腊语中,“经济”一词表示家庭财富的管理,接近汉语中的“经营”和“过河”,即用于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需要依赖财富,如何获得财富、管理财富,以及研究成果呈现给谁,这些问题使经济学逐渐称为一门显学。到马克思时期,他将“political economy”引申为要研究和“发现”人类社会的一般的规律,他在《资本论》中提出,经济学的叙述方法应该是一个先验的结构,但其研究方法必须从“占有资料”即观察现实出发。马歇尔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关于经济学范式的思想,借鉴了牛顿力学的机械论和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等自然科学的研究范式,通过对现实变量的“假设”(如货币中性等),注重抽象性的因果解释和“完美世界”的逻辑推演,使经济学称为一门独立的、但远离复杂现实世界的学科。金碚研究员认为在马歇尔之前,经济学的研究范式是“史观”,是古典经济学;在马歇尔之后,经济学的研究具有了微观范式,被称为新古典经济学。由于现实世界中,经济人对货币的偏好使得货币具有了非中性性质,并由此引发经济危机,不符合马歇尔经济学的假设。1936年,凯恩斯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提出,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进行宏观调控;及至1948年,萨缪尔森在《经济学》中将宏观范式加到了微观范式中,形成了到目前依然极具影响力的微观-宏观研究范式的主导地位。

  在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經濟學基本延承的是史觀範式,改革開放之後,大批外國教材和經濟學著作的引進,使得中國經濟學學科體系發生了演變,這是金碚研究員闡述的第二個問題。當前的新古典經濟學研究範式不僅在高校形成影響,在國家決策機構同樣具有重要地位,但金碚研究員認爲新古典經濟學既無法解釋中國的現實問題,也不能形成指導性的政策建議,因此他提出了一個問題:“只有這一種微觀-宏觀研究範式嗎?”顯然在中國,政治經濟學的研究範式依然占據重要的地位,但一個統一的世界卻存在兩個各成一體的經濟學範式框架,終非長久之道,因此他提出,經濟學應實現研究範式的變革,要建立“史觀-微觀-宏觀-域觀”的學科體系。

  在金碚研究員提出的這一新的經濟學學科體系中,“史觀”是對經濟現實的“發現”,“微觀”是對影響現實經濟因素的“假設”,宏觀是對現實因素的“加總”,“域觀”則是對現實經濟的“識別”。“域”既是區域、地域,也指代不同經濟體、不同的種群和類型,域的特征及不同域之間的關系應是經濟學研究的重點。但在新古典經濟學中,不同“域”是不能融洽存在的,因爲存在自由競爭;同理,在傳統研究範式中,不同國家的經濟體應該是同質的,不存在公有私有企業之分,不存在産業結構的不同,只有經濟體規模大小的差異,這些與經濟現實顯然是不能自洽的。

  對經濟學學科體系的新構建的目的在于解釋中國經濟現象,在于提高經濟學的參與度和影響力。金碚研究員認爲經濟學從早期的強烈參與性取向(致力于解決問題),到去參與性取向居主導地位(問題可自動解決而無需幹預),再到更自覺的參與取向(在多樣多域中解決問題)的複興,實際就是體現了經濟學範式構架從史觀、微觀、宏觀到域觀的演化軌迹,只有在這一範式構架中,才能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學(或政治經濟學)”學術體系的自洽邏輯。需要認識到的是,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具有的一個基本域觀特質是:以黨領政(共産黨領導政府)和以黨導經(共産黨指導經濟),在中國經濟運行和發展過程中,共産黨的角色存在、重要地位和極具穿透性的作用是一個具有決定性的經濟事實。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召開的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說:“現在,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學科體系已基本確立,但還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主要是一些學科設置同社會發展聯系不夠緊密,學科體系不夠健全,新興學科、交叉學科建設比較薄弱。下一步,要突出優勢、拓展領域、補齊短板、完善體系。”因此,完善和健全經濟學學科體系、發展新興學科和交叉學科的研究能力,成爲我國經濟學學科建設的兩個重要任務。金碚研究員認爲當前理論經濟學可以分爲兩大部分,一部分以史觀爲主,建立包括宏觀、微觀和域觀的政治經濟學和基礎經濟學,另一部分是以國家爲研究主體的研究的國民經濟學、國際經濟學、發展經濟學、經濟思想史(含世界經濟學說史、中國古代經濟思想史)、經濟史(含世界經濟史、中國經濟史)、世界經濟(含國別經濟)等,在理論經濟學的域觀基礎上,應用經濟學相應的會衍生出新的交叉學科和研究空間。

  最後,金碚研究員強調,經濟學的一個突出特點是開放性和演化性,因而具有極大張力,新現象不斷湧現,新研究對象不斷産生,新學科及新分支學科的不斷形成,是經濟學學科體系發展的重要表現之一,所以,經濟學體系結構永遠處于演化過程之中,與時俱進,沒有止境。

  中国社会科学院經濟研究所左大培研究员针对金碚研究员的演讲进行点评,他认同金碚老师对新古典经济学的批判,但也指出当前政治经济学体系的现实解释力相对匮乏。他以前苏联经济学的发展为例,指出经济学不仅是政策研究,更应具有指导国家发展的功能。针对金碚研究员提出“域观”范式来分析不同质的经济体。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經濟學院楊春學教授提出自己的見解,認爲在“域觀”層次應該具有“統一域”,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既要有一般的基礎理論,也要具備特色的、針對性的經濟理論作爲指導,要體現不同的政策、地理、文化等因素對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的作用。

  众多与会者也对金碚研究员的演讲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論壇在热烈的讨论中圆满结束。

  

  (編稿:孫小雨;審校:王硯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