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1.1 200 OK Server: nginx Date: Mon, 18 Nov 2019 20:00:10 GMT Content-Type: text/html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Keep-Alive: timeout=180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bg12=25|ACW7O; Expires=Tue, 19 Nov 2019 04:01:41 +0800; path=/ 大咖国际娱乐
社科網首頁 | 客戶端 | 官方微博 | 報刊投稿 | 郵箱 | 中国社会科学网
智庫·中心
郭冠清:學貫中西的人民經濟學家吳易風——一個關于吳易風先生學術貢獻的考證

2019-10-10

調整字號:

  作者:郭冠清,中國社科院經濟所研究員

  来源:《当代經濟研究》2019年第9期

  摘要:吳易風先生的學術貢獻究竟是什麽?在包括吳先生研究在內許多文獻已做了明確表述的前提上,如何客觀准確地對其學術貢獻進行評價,是一個難點。本文以“科學態度”爲出發點,對吳先生的學術貢獻進行了“考證”,結果發現:(1)吳先生在古典經濟學派規定上突破了蘇聯教科書的範圍限制,在比較優勢原理起源上,最早挖掘出斯密的比較優勢理論。(2)吳先生是我國引進西方經濟學的主要推動者之一,是西方經濟學理論前沿跟蹤的主要開拓者,並從理論上對新自由主義思潮進行了系統批判。(3)吳先生將研讀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和時代的需求緊密結合,對政治經濟學研究對象進行了全新的闡釋,對馬克思的産權思想進行了深度挖掘,以增長理論爲重點對馬克思經濟學數學化進行了探索。(4)吳先生最早對馬克思經濟學與薩缪爾森經濟學、馬克思和科斯産權理論進行了系統比較,並對包括研究對象、增長理論在內的幾乎所有經濟理論進行了全面比較。(5)吳先生不僅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科學成果進行了深入研究,構建了毛澤東——陳雲——鄧小平破解曆史性難題的清晰圖式,而且還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大理論問題和現實問題進行了深入探索,在國有企業改革等四個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關鍵詞:經濟思想史;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西方經濟學;比較經濟理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一、引論

  从2018年吴易风先生荣获“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和2016年吴易风先生荣获“世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奖”的获奖评价看,吴易风先生无疑是我国为数不多的既精通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又精通西方经济学,还精通经济思想史的“三通”经济学家,也是我国为数不多能将经济思想史学家、经济学家、经济学教育家三个身份融为一体的经济学家。确实,吴易风先生以其渊博的知识、非凡的学术洞察力、生动有趣而又逻辑严密的语言表达力,征服了包括曾经受过他严厉批评者在内的几乎所有的学者,以致连他的反对者也不得不承认“他是左的有道理的学者”。更为重要的是,吴易风先生坚定地为人民做学问的思想、永不停息的学习精神、“以德化人”的教育理念,连同他“一心想着别人,唯独没有自己”的高贵品格,赢得 “人民经济学家”的美誉。能作为吴易风先生的弟子,亲自聆听吴易风先生的教诲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情!

  尽管对吴易风先生的学术贡献进行系统梳理的想法由来已久,但是,由于本人才学疏浅,难以真正把握吴易风先生学术的精髓,或许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付诸实现,直到接到《当代经济学研究》编辑部约稿。之所以接受约稿,那不仅是因为受到吴易风先生将终身成就奖的100万奖金捐给贫穷学生的精神所感染,而且也是因为作为吴易风先生的弟子,传承吴易风先生的精神,努力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本身就是责任和义务。不过在对吴易风先生学术贡献进行梳理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不仅是因为迄今为止已有41篇文献①对吴易风先生的学术贡献和成长历程进行了介绍(其中包括两篇是吴易风先生自己的介绍),也不仅因为十卷本《吴易风文集》[1]和未收入文献的内容浩繁需要投入大量时间阅读,而是因为要梳理出吴易风先生学术的边际贡献,需要对相关文献进行深入研究,非常困难。举例而言,吴易风先生在《论政治经济学或经济学的研究对象 》[2]一文中阐述了“生产力——生产方式——生产关系”原理,这是原创性贡献吗?研读后发现,在马家驹和蔺子荣[3]那里已经有了“生产力决定生产方式”“生产方式决定生产关系”的简单论述,在李名学[4]那里已经直接给出了“生产力——生产方式——生产关系”公式本身。在梳理吴易风先生学术贡献时,遇到的第二个困难是,吴易风先生本人在《吴易风文集》的“前言”和《我的成长探索之路》[5]等中对其研究领域和学术贡献已经进行了详细的介绍,以此为标准对吴易风先生的学术贡献进行介绍,似乎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但是,如果真的这样做,本文能做的只是一些零星的修补工作,本文的边际贡献亦即写作的价值又在哪里?

  ————

  ①這是截至2019年5月,以“吳易風”爲篇名和主題在知網中進行檢索,直接相關的檢索結果。

  ————

  基于上述的認識,本文以“科學態度”爲出發點,以經濟思想史的研究視角,主要從經濟思想史、西方經濟學、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比較理論經濟學、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五個方面,對吳易風先生的學術貢獻進行了“考證”,研究發現:(1)在經濟思想史領域,吳易風先生有兩個重要的發現:在古典經濟學派規定上突破了蘇聯教科書的範圍限制,成爲我國古典經濟學派規定的標准;在比較優勢原理起源上,在我國最早挖掘了斯密的比較優勢理論;(2)在西方經濟學領域,吳易風先生是我國引進西方經濟學的主要推動者之一,是西方經濟學理論前沿跟蹤的主要開拓者,並從理論上對新自由主義思潮進行了系統批判;(3)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領域,吳易風先生堅持研讀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緊扣時代的需求深入挖掘其中的經濟思想,對政治經濟學研究對象進行了全新的闡釋、對馬克思的産權思想進行了深度挖掘、以增長理論爲重點對馬克思經濟學數學化進行了探索;(4)在比較經濟理論領域,吳易風先生最早對馬克思經濟學與薩缪爾森經濟學進行了系統的比較;對馬克思和科斯産權理論行了系統比較,爲國有企業改革指明了方向;對包括研究對象、增長理論在內的幾乎所有經濟理論進行了全面比較,對于糾正馬克思經濟學“過時論”發揮了重要作用;(5)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研究方面,吳易風先生不僅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科學成果進行了深入研究,構建了毛澤東——陳雲——鄧小平破解曆史性難題的清晰圖式,而且還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大理論問題和現實問題進行了深入探索,在國有企業改革等四個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貢獻。爲了更好理解吳易風先生的學術思想,我們的研究從吳易風先生的成長曆程開始。

  二、經濟學大師的成長曆程

  像一切勵志故事中的主人翁一樣,吳易風出生于一個貧苦農民家中。由于家境貧寒,上了半年小學就辍學回家了,幸好村裏有一位老先生辦了一所私塾,在那裏苦讀了幾年“四書五經”。吳易風親曆過日本侵略軍在家鄉的燒殺搶掠,對中國農村的貧窮落後和社會矛盾深有了解,兒時起就有了報效祖國的鴻鹄之志。①[6]

  1947年,年僅16歲的吳易風考上了不交學費,不交夥食費,也不交住宿費的界首鄉村師範學校,他在那裏如饑似渴地讀書,直到新中國成立後,界首鄉村師範合並到揚州師範,吳易風在揚州師範初師部讀書。1950年,吳易風還未畢業就調到了蘇北行署機關學校當教師了。三年的教師生涯,對吳易風成長幫助很大,因爲吳易風在給那些出生入死的老幹部講授文化知識時,也常常被老幹部的動人事迹所感動,更加堅定了他報效祖國的信念[7]。

  ————

  ①在介紹成長曆程這一節,“吳易風”名字後面統一不加“先生”兩字。

  ————

  1953年,那是具有戲劇性的一年,只讀過初級師範連初中都沒有上過的吳易風要給轉業幹部開課了。他講課的內容不僅包括語文、曆史,而且還有一門“經濟建設常識”課,這是他初次接觸政治經濟學。他沒有被困難嚇倒,而是靠著勤奮自學,不僅能上課,而且還被評爲了“優秀教師”。有趣的是,1955年吳易風以“同等學曆”考入了中國人民大學,專業正是政治經濟學。在這四年間,吳易風學習成績可圈可點,不僅每門功課都是優秀,而且還將學習拓展到了小提琴、鋼琴等更廣的範圍。更爲驚奇的是,他竟然克服困難,自學了中國人民大學全校沒有開設的英語課。可以想象,吳易風從一個音標也不認識,到今天獨譯、校譯、主譯外文圖書《經濟學百科全書》等著作5部,並成爲資深翻譯家①,那是多麽的不易!也許誰也沒有想到,當年,吳易風利用了擠公交、去食堂路上等所有能利用的課外時間,通過“滾雪球效應”,逐漸掌握了英語,爲學習西方經濟學奠定了堅實的基礎。[8]

  1959年,吳易風以優等生留校,正好分在了兩年前從美國回來的高鴻業所在的教研室,當時高鴻業想讀《資本論》和學俄語,提出和吳易風互幫互學,由此揭開了兩位經濟學大師合作的序幕。在向高鴻業學習西方經濟學過程中,吳易風發現自己的知識結構有很大缺陷,那就是數學不足。爲了把數學知識補上,吳易風拜自己的妻子北京郵電大學數學老師劉天芬爲師。在劉老師的幫助下,吳易風學習了高等數學、線性代數、概率論和數理統計等數學課程,他們還一起合譯了英國經濟學家艾倫的名著《數理經濟學》,留下一段傳頌了半個多世紀的“人間佳話”。[9]

  如果說英語、數學的自學爲他精通西方經濟學創造了條件,那麽,“三通”中的另外“兩通”又是如何呢?②1959年,吳易風留校後教學任務是講授經濟學說史,參與了新中國第一部統編教材《經濟學說史》的編寫。

  ————

  ①2002年吳易風先生獲得中國翻譯工作者協會授予的資深翻譯家榮譽證。

  ②對于“三通”,吳易風先生用了“純屬戲言,不能當真”來反對,考慮到名副其實,這裏仍然保留。

  ————

  当时吴易风的任务是研究和编写空想社会主义部分,这使得吴易风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一代宗师”陈岱孙先生和著名的经济思想史学家陶大镛教授。吴易风的勤奋和虚心学习的精神,赢得了两位经济学大师的青睐。1964 年吴易风完成了35 万字的《空想社会主义》初稿,陈岱孙和陶大镛审阅了全部或部分手稿或清样,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这为16年后出版的《空想社会主义》增添了不少成色。至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学习,除了读书期间,吴易风认真研读了《资本论》等书外,还有一段传奇的故事。1969 年12月, 吴易风被下放到江西余江中国人民大学“五七”干校劳动锻炼。在干校的3 年中,艰苦的劳动没有磨掉吴易风报效祖国的坚强意志,他靠着手电筒通读了当时已有中译本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各卷,还阅读了《资治通鉴》。在劳动之余,带在身边的俄文版和英文版的《毛泽东选集》,也成了吴易风最好的学习材料。[10]

  如果說在結束吳易風成長曆程時,不講一下他自學計算機的故事,那一定是一個遺憾。進入21世紀後,計算機的應用越來越普及,年逾古稀的吳易風認爲只有掌握計算機技術,才能跟上時代步伐,于是吳易風買回了10本計算機書,開啓了計算機自學之旅。也許沒有人會想到,不久,吳易風就能熟練地在計算機上寫作、查資料、修改博士論文、翻譯、處理郵件了。2010年出版的《當前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背景下西方經濟思潮的新動向》,全部是他逐字逐句自己敲出來的,那時他已經是79歲高齡了。吳易風“活到老,學到老”的學習精神是他成爲我們永遠的老師、永遠的榜樣不可或缺的部分。[11]

  三、吳易風先生對經濟思想史的豐富和發展

  盡管吳易風先生在《吳易風文集》《我的成長探索之路》中,都沒有將經濟思想史列入主要研究領域,僅僅把《英國古典經濟理論》《空想社會主義》兩部經濟思想史著作當做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兩個來源來看待,但是,從著作的邊界貢獻、著作對後續外國經濟思想史教材和研究的影響、著作涉及的範圍看,本文作者認爲有必要將經濟思想史列入吳易風先生主要研究領域。需要強調的是,吳易風先生是我國較早的外國經濟思想史博士生導師,迄今爲止,還有在讀的外國經濟思想史博士,吳易風先生對經濟思想史的研究從未停止。從後期成果看,無論是西方經濟學的成果,還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成果,經濟思想史的方法一直貫穿于吳易風先生研究的始終。[12][13]

  1.英國古典經濟理論研究的兩個重要發現

  《英国古典经济理论》是吴易风先生1978年应商务印书馆之约,经过连续6 年的刻苦写作,于1984年完成书稿,1988年出版的著作①。根据吴易风先生(2013)的介绍,在这6年中,吴易风先生跑了北京圖書館不下百次。每完成一章书稿,还要再到北京圖書館去逐一核对引文和出处。可以说,《英国古典经济理论》是吴易风先生呕心沥血完成的一部奠定其学术地位的著作。1995 年,此书荣获“全国高等学校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一等奖”。需要特别强调,据本文作者考证,《英国古典经济理论》除了对《剩余价值学说史》中有关英国古典理论进行系统梳理外,还对《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版)中相关内容进行了深入挖掘,对书中15位代表人物的著作进行了全面阅读,对当时外国经济思想史文献进行了认真研究,不仅“包含内容之丰富在国内现有的经济思想史论著中尚属首位”②,而且“探察出许多别人虽曾研究却又未能发现的新见”③,本文仅介绍两个影响至今的重要发现。

  《英国古典经济理论》第一个重要发现是卢森贝、卡拉达也夫等对古典经济学派的定义是错误的。当时,对我国经济思想史和研究工作影响较大的是卢森贝的三卷本《政治经济学史》和一卷本《政治经济学史》。卢森贝经过筛选,在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中只选出了威廉·配第、亚当·斯密、李嘉图三位经济学家,而将休谟、洛克、斯图亚特作为重商主义者轻易地排除了。除了卢森贝的著作,卡拉达也夫等人的《经济学说史》在我国影响也很大,但是由于受到卢森贝的影响,英国古典经济学家同样也只选择了威廉·配第、亚当·斯密、李嘉图三位经济学家。通过独立考证,吴易风先生对古典学派进行了重新定义,提出,在资本主义上升时期所有代表新兴资产阶级利益并研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内部联系的经济学家都属于古典学派,而后来在阶级斗争尖锐化的历史条件下妄图掩盖资本主义矛盾和阶级对抗关系的经济学家 都不属于古典学派。与只研究威廉·配第、亚当·斯密、李嘉图三位代表人物的相关著作不同,吴易风先生把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分为产生、发展和完成三个时期, 研究了各个时期15 位代表人物的经济理论和政策主张。商务印书馆根据吴易风先生的研究,修订了关于古典经济学著作的翻译出版计划,吴易风先生关于古典学派的定义成了我国的标准。需要说明的是,对于西方经济学关于古典学派规定的批判,在当时并没有分歧,构不成边际贡献,这里不做评论。

  ————

  ①在《我的成长探索之路》中,吴易风先生给出的《英国古典经济理论》写作时间1982-1988 年,疑有误,因为《英国古典经济理论》“前言”的写作时间为1984年8月15日。

  ②③轉引自《我的成長探索之路》書評。

  ————《英國古典經濟理論》第二個重大發現是亞當·斯密的優勢理論不只是包含絕對優勢理論,而且也包括比較優勢原理。這一發現,既推翻了國外學者關于比較優勢的“托倫斯——李嘉圖——穆勒優勢理論”,也推翻了國內學者關于比較優勢理論爲李嘉圖創造的結論。不僅如此,關于比較優勢原理,吳易風先生還發表了至今仍具有現實意義的批判。吳易風先生指出,比較優勢原理在古典經濟學時期就是爲英國殖民主義服務的理論。現代比較優勢原理是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爲新殖民主義服務的理論武器。吳易風先生關于比較優勢原理的研究,對于一國如何建立本國的經濟體系和如何正確處理對外經濟關系,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14][15]

  2.空想社會主義理論的豐富和發展

  吳易風先生于1962年發表了他的第一篇經濟學論文《關于空想社會主義階級傾向問題若幹引證的釋疑》,1964年完成了他的第一部專著《空想社會主義》初稿。從這裏不難發現,空想社會主義理論的研究在吳易風先生早期研究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迄今爲止,尚未發現在空想社會主義理論研究方面,後期的相關著作超過《空想社會主義》這部早期著作的。從文獻引用看,《空想社會主義》被引用107次①,比《英國古典經濟理論》引用還多2次。

  《空想社会主义》以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和空想社会主义代表人物的著作为基础,在充分占有材料的基础上,全面探讨了空想社会主义的产生、发展和渐趋没落的历史。与当时流行教科书中只讨论圣西门、傅里叶、欧文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不同,该书把空想社会主义划分为4个阶段, 并对4个阶段中的16位代表人物的学说进行了比较全面的考察和分析,探索了科学社会主义对空想社会主义的批判和继承关系, 阐明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发展为科学是资本主义生产状况和阶级状况成熟的结果。该书犀利的笔触、优美的文字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是对空想社会主义理论的丰富和发展。

  ————

  ①截至2019年5月31日,以“空想社會主義”和“吳易風”爲引證文獻的並列詞,在知網中檢索的結果。

  ————

  3.吳易風先生對經濟思想史的後續研究

  吴易风先生对经济思想史的贡献,还表现在他最早对西方宏观经济学史进行全面总结。1998 年,吴易风先生和王健、方松英合著的《市场经济和政府干预———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和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研究》一书,在国内首次对两大学派的理论背景、发展轨迹、主要理论和政策主张进行了深入系统的介绍、分析和评论,填补了该研究领域的空白。

  吴易风先生对经济思想史的贡献,还表现在他对西方经济学理论中马克思溯源的发现,尤其在产权理论和增长理论研究最为典型①。1994年,吴易风先生在《中国社会科学》上发表了《马克思的产权理论与国有企业产权改革》,对马克思的产权理论进行系统的梳理,对科斯的理论进行了深入的批判,该文引用高达193次②。2000年,吴易风先生在《当代經濟研究》上发表了《经济增长理论:从马克思的增长模型到现代西方经济学家的增长模型》,对马克思的增长理论进行了系统的梳理,该文引用也高达83次③。[16][17]

  四、吳易風先生對西方經濟學的批判性研究

  不像經濟思想史,西方經濟學的研究是吳易風先生本人列入的主要研究領域之一。在西方經濟學研究方面,吳易風先生是我國引進西方經濟學的主要推動者之一④,是西方經濟學理論前沿跟蹤的主要開拓者⑤,並從理論上對新自由主義思潮進行了系統批判⑥。

  1.對西方經濟學的引進和教學

  以高鴻業1979年翻譯出版的薩缪爾森《經濟學》(第十版)爲標志,我國在對西方主流經濟學教科書內容體系的了解中斷了將近90年後打開了引進西方經濟學的大門。

  ————

  ①注意由于研究內容與後面部分的重疊,這裏只是就經濟思想史的研究進行簡單的介紹。

  ②截至2019年5月31日,在知網中檢索的結果。

  ③截至2019年5月31日,在知網中檢索的結果。

  ④在西方經濟學引進方面,除了經濟學大師高鴻業先生外,很難找到比吳易風先生貢獻更大的學者。

  ⑤這裏沒有列爲之一,主要是考慮到在已有的文獻中,沒有找到其他學者在吳易風先生之前對新古典宏觀經濟學和新凱恩斯主義進行過系統介紹。

  ⑥從高鴻業翻譯第一部《經濟學》著作到迄今爲止60年時間裏,吳易風先生一以貫之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對新自由主義進行批判,並長期發揮著引領作用。

  ————

  同年,我國西方經濟學研究者在杭州成立了“外國經濟學說會”(後更名爲“中華外國經濟學說研究會”),吳易風先生憑借對外國經濟思想史研究的影響,成爲17個發起人之一①,並繼陳岱孫、胡代光之後擔任了第三任會長②。該研究會成立當年就組織專家學者翻譯了《現代國外經濟學論文選》(到1997年共出版了17輯),舉辦了“國外經濟學講座”(到1981年共60講),對系統介紹和評價國外的主要經濟學說和流派發揮了不可取代的作用。[18]

  改革开放之初,为适应国家现代化建设的需要,高鸿业和吴易风先生率先开设了现代西方经济学课程,是中国人民大学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之一。高鸿业和吴易风先生在《教学与研究》上陆续发表的《现代西方经济学讲座》(1985年6月第一讲,共十二讲),在当时影响很大。他们还合编了教材《现代西方经济学》(上、下册),这是国内出版较早、影响较大的一部西方经济学教材。从1988年到1998 年十年间印刷了 11次,后来经过修订,又发行了第二版,该书入选国家教委高等学校文科教材[19]。近年,吴易风先生和颜鹏飞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以及西方经济学课题组首席专家,与课题组共同编写了马克思主义工程重点教材《西方经济学》[20]。在教材编写方法上,吴易风先生最鲜明的特征是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在对西方经济学进行准确、细致介绍的同时,对西方经济学的阶级性和在特定条件下的实用性作出科学说明,为在我国沿着正确道路进行西方经济学教学和研究作了若干探索。

  在教學方面,吳易風先生給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是不管什麽專業都要求系統地學習《資本論》等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經典著作,必須學會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和方法來學習和研究經濟理論,要牢牢樹立爲人民做學問的思想。正是吳易風先生的嚴格要求,使我在博士生期間下決心通讀了《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爲日後從當代西方經濟理論研究轉向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研究創造了條件。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概括吳易風先生迄今爲止60年的教學生涯的話,除了“立德樹人”的“人民經濟學家”,我還不知道其他的表達,只是這裏的“立德樹人”中的“立德”不是當今教育中空洞的品德優先教育的“立德”,而是以教師的“德”爲垂範,通過教師的“立德”來實現對學生價值塑造和能力培養的“樹人”目標。這裏的“人民經濟學家”不是將“人民”視爲口號的可有可無點綴品,而是將“爲人民做學問”作爲畢生追求並貫徹于教學和科研始終的信念。

  ————

  ①中國人民大學參加的還有李宗正。

  ②根據吳易風先生和丁冰教授,厲以甯曾短暫代理過會長。

  ————

  2.對西方經濟學研究進展的跟蹤

  1989年至1990年,吴易风先生作为高级访问学者,访问了南加州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耶鲁大学等美国高校,并花了大量时间收集和整理西方经济学最新发展文献。回国后,在《中国社会科学》上发表了《市场经济与政府干预——评西方经济学新古典学派和新凯恩斯学派的论战》,以经济思想史的视角,对西方经济学最新发展进行了系统梳理和评述。尽管这篇文章不是最早对新凯恩斯主义和新古典学派进行介绍的文章,但是在我国它却是第一次系统、全面地对两个学派进行了梳理,在西方经济学研究领域取得了开拓性进展。该文的英文版“Market Economy and Governmental Intervention: The Debate between New Classical Macroeconomics and New Keynesian Economics”于1995年2月在Social Sciences in China 上发表。在持续跟踪的基础上,吴易风先生和他的两位博士生王健、方松英合作于1998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市场经济和政府干预———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和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研究》一书。对该书的学术地位,有书评认为“是一部研究西方经济学前沿问题的代表作, 该书运用现代科学方法,以翔实的资料、严密的论证,在国内首次对两大学派的理论背景、发展轨迹、主要理论和政策主张进行了深入系统的介绍、分析和评论,填补了该研究领域的空白”①,时任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会长胡代光给予了“对整个西方经济学的最新演变过程进行了回顾和追踪考察,这在国内还是首创”②的高度评价。虽然从知网的引用情况看,该书被引次数不算很高③,但是就本文作者掌握的文献看,该书是第一部系统介绍两个学派的著作,也是研究两个学派著作中为数不多具有学术价值的中文著作。

  3.對新自由主義的批判

  对新自由主义批判是吴易风先生整个研究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就其学术贡献而言,本文作者认为,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对科斯产权理论进行系统的学术批判。20 世纪90 年代初期,出现了“科斯热”“张五常热”,科斯的产权理论在我国甚嚣尘上,一些经济学家把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私有化联系起来,认为低估贱卖或者赔钱出卖国有企业是“明晰产权”的最好方式。

  ————

  ①②引自《我的成長探索之路》一文。

  ③截至2019年5月31日,《市場經濟和政府幹預———新古典宏觀經濟學和新凱恩斯主義經濟學研究》被引用27次,而高鴻業和吳易風合著的《現代西方經濟學》被引用921次。

  ————

  在这个思想混乱的时期,吴易风先生1994年在《高校理论战线》上发表了《西方产权理论和我国产权问题》、1995年在《中国社会科学》上发表了《马克思的产权理论与国有企业产权改革 》、1997年在《财经研究》上发表了《用马克思的产权理论指导国有企业改革》三篇引用率很高的学术文章,对科斯产权理论进行了系统批判,对马克思的产权理论进行了深度挖掘。就产权理论方面的学术影响力而言,吴易风先生与段毅才的影响力最大①;第二,对俄罗斯转型失败进行系统介绍。1995 年,吴易风先生访问俄罗斯回来后发表了《俄罗斯经济学家谈俄罗斯经济和中国经济问题》(简称为《访俄报告》),包括“私有化及其后果”“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给俄罗斯带来了一场空前的大灾难”等10 个专题。《访俄报告》在当时掀起轩然大波,海外、国外媒体反响强烈,争相报道。“以俄为鉴”“莫斯科是北京的一面镜子”对于引导我国改革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第三,对“华盛顿共识”危害性的分析。2006 年,吴易风先生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一书中重点批判了新自由主义。该书指出,“新自由主义推行到哪里,哪里就会遭到巨大风险和灾难, 甚至成为重灾区,如俄罗斯和东欧国家、发生金融危机的亚洲国家、拉丁美洲国家等。这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说,都是前车之鉴。”②

  五、吳易風先生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理論貢獻

  作爲外國經濟思想史和西方經濟學專業的博士生指導教師③,吳易風先生最與衆不同的地方是一直堅持研讀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緊扣時代的需求深入挖掘其中的經濟思想,並對政治經濟學研究對象進行了全新的闡釋、對馬克思的産權思想進行了深度挖掘、以增長理論爲重點對馬克思經濟學數學化進行了探索。

  1.對政治經濟學研究對象全新闡釋

  20世紀90年代中期,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在我國的最終確定,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過時論”不絕于耳,尤其是在研究對象方面,馬克思只研究“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而不研究“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是一個“當然的共識”[21],這使得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在指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方面,處于天然劣勢。

  ————

  ①截至2019年5月31日,吴易风先生的《马克思的产权理论与国有企业产权改革 》被引用193次,段毅才的《西方产权理论的结构分析》被引用132次。

  ②引自《我的成長探索之路》一文。

  ③注意吳易風先生不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專業的博士生指導教師。

  ————

  在這種背景下,吳易風先生出場了,他通過對《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深入挖掘和西方經濟學相關文獻系統梳理,于1997年在《中國社會科學》上發表了《論政治經濟學或經濟學的研究對象》一文①。在這篇文章中,吳易風先生以翔實的資料和嚴密的邏輯,對政治經濟學研究對象“過時論”進行了批判,主要在兩個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

  第一,對正確理解政治經濟學研究對象的唯物主義曆史觀進行了研究,提出並論證了馬克思的“生産力——生産方式——生産關系”原理。雖然“生産力——生産方式——生産關系”原理,如前所述,並不是吳易風先生原創性發現②,但是吳易風先生通過對馬克思恩格斯早期著作研究、《資本論》第一卷所做的重大修改、《資本論》第三卷的引證,第一次邏輯嚴密地論證了“生産力——生産方式——生産關系”原理,對糾正唯物主義曆史觀理解上的錯誤,具有十分重大的理論價值。

  第二,对政治经济学是否研究资源配置方式的论证,得出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仅研究资源配置, 而更重要的是要研究同生产方式相适应的历史的、具体的资源配置及其特征,这一研究成果不仅有力地批驳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只研究人与人关系”的“过时论”的论断,而且也凸显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研究对象方面的优势。③

  通过对“生产力——生产方式——生产关系”原理的阐述和对生产方式的重新定义,吴易风先生得出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研究对象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以及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研究人类社会各个历史发展阶段上的生产方式以及和生产方式相适应的生产关系或经济关系”的结论。[22] [23]

  2.對馬克思産權思想的深入挖掘

  如前所述,20世紀90年代初期,科斯的産權理論風靡我國,以得到科斯真傳而自居的張五常熱的發紫,許多學者認爲馬克思無産權理論,主張用科斯的産權理論指導我國的國有企業問題,仿佛唯有“産權清晰”的改革才能解決我國國有企業的問題。

  ————

  ①这是一篇关于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为主题的文献中迄今为止引用率最高的文章(含之前两次政治经济学研究高潮时文章)。截至2019年5月31日,吴易风先生的《论政治经济学或经济学的研究对象 》被引用132次。

  ②需要說明的是,馬家駒和蔺子榮論文只是簡單的提及,李名學作爲一個學生的論文並沒有引起關注。

  ③需要說明的是,雖然吳易風先生對政治經濟學是否研究資源配置的論述並不是原創,但論述更有嚴密,影響力更大。

  ————

  在這種背景下,吳易風先生于1995年在《中國社會科學》上發表了《馬克思的産權理論與國有企業産權改革》一文,不僅回答了馬克思有無産權理論的問題,而且還對國有企業改革發表了具有指導性的建議。在這篇文章中,吳易風先生對《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蘊藏的産權理論進行了挖掘和研究,並在對有關産權理論的文獻充分占有的基礎上,很有把握地指出,早科斯一百多年前馬克思就創立了科學、系統的産權理論,馬克思是“社會科學史上第一位有産權理論的社會科學家”,他“第一次發現産權是生産關系的法律表現,從而把握住了産權的本質”,他“是第一位深入研究和科學闡述産權的各種權利統一與分離學說的理論家”。[24]

  在这篇文章中,吴易风先生对我国理论界几种错误的产权改革方案进行了剖析,指出西方产权理论是适应私有制经济关系的资产阶级利益要求的理论,决不能作为我国社会主义国企改革的理论依据。对于我国国有企业改革方向,吴易风先生指出,马克思的产权理论为中国国有企业产权改革指明了方向, 即在不改变社会主义性质的前提下,对法律上的财产关系和经济上的生产关系进行有利于发展生产力的改革和调整。

  3.對馬克思經濟數學化的探索

  马克思非常重视数学的学习,并留下了《数学笔记》,《资本论》对数学的应用在当时还是比较超前的。苏联学者菲尔德曼1928年建立的国民收人增长模型是第一个经济增长模型,西方学者哈罗德、多马受到《资本论》启发在40年代才建立了我们熟知的哈罗德——多马增长模型。对马克思经济学的数学化(或模型建立)我国比较晚,据本文作者不完全考证,1957年何祚庥和罗劲柏在《力学学报》上发的《马克思主义再生产理论的数学分析(一) :为什么不断实现扩大再生产必须优先发展生产资料的生产》可能是第一篇,后期这类文章很少,可能与当时研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掌握数学工具的人比较少有关。[25]

  针对马克思经济学定量研究不足的问题,吴易风先生与当时博士生王健合作于1994 年在《中国社会科学》发表《论以劳动价值论为基础的生产函数》一文,借鉴西方经济学的生产函数中有学术价值的内容,建立了基于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之上的多层次生产函数论,用数学模型表述了劳动价值论中的商品二重性和价值规律等理论。从该文的引用和此后的研究情况看,这种带有开拓性质的研究并没有改变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者不重视数学的状况。①1995年,宋则行在《当代經濟研究》发表的《马克思经济增长理论探索──兼与西方现代经济增长模式比较》[26] ,是国内比较系统研究马克思经济增长理论的文章,对推进马克思经济学数学化起了一定作用。2000年吴易风先生在《当代經濟研究》发表了《经济增长理论:从马克思的增长模型到现代西方经济学家的增长模型》,提出了“马克思第一次将静态分析动态化、短期分析长期化,建立了第一个经济增长理论模型”,引起了广泛的关注②。2007 年,吴易风先生在《經濟研究》发表了《马克思的经济增长理论模型》一文,用数学方法对马克思经济增长模型进行了表述,进一步引起了学术界对马克思经济增长理论的关注和马克思经济学数学化研究的兴趣。2012 年,吴易风和白暴力主编的《马克思经济学数学模型研究》一书出版,该书按照《资本论》的逻辑顺序,建立起商品价值量决定模型、简单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实现的平衡条件模型等一系列模型,力求建立起准确、系统、全面的马克思经济学的数学体系,用数量关系分析方法丰富和发展马克思经济学的理论体系。该书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重点研究项目的最终成果,入选2011年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27]

  從上述論述可以看出,吳易風先生在推動馬克思經濟學數學化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在馬克思增長理論方面的研究取得了較大進展,對于推動我國馬克思經濟學定量化研究,做出了一定貢獻。

  六、吳易風先生對比較理論經濟學的探索

  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和西方經濟學兩大經濟理論體系進行比較,是吳易風先生長期從事研究的內容,在吳易風先生研究成果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③。吳易風先生在比較理論經濟學的主要貢獻是,最早對馬克思經濟學與西方經濟學進行了系統的比較,對于正確對待西方經濟學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緊貼時代的需求,對馬克思和科斯産權理論進行了系統比較,爲國有企業改革指明了方向;對包括研究對象、增長理論在內的幾乎所有經濟理論進行了系統比較,對于糾正馬克思經濟學“過時論”發揮了重要作用。

  ————

  ①關于馬克思生産函數的研究,該文不是開創性的研究,20世紀80年代有一些相關研究,但影響力都不大。1985年劉樹成和周思毅發的《生産函數與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兼與王書瑤同志商榷》引用次數最多才6次。

  ②截至2019年5月31日通過知網檢索,該文引用次數84次。

  ③吳易風先生非常重視的內容,本文作者在讀博士期間也多次聽到先生提及。

  ————

  1.對馬克思經濟學與西方經濟學的最早系統比較

  吳易風先生最早的比較理論經濟學成果是《馬克思經濟學和薩缪爾森<經濟學>》,它刊登在1984年出版的《西方經濟思想評論》(第一輯)中。對于薩缪爾森《經濟學》的評述,高鴻業除了在中文版序言中表明了立場和態度外,還在1983年發表了5篇評論文章,巫繼學也在1983年發表了《兩種政治經濟學的對象、方法及任務——馬克思〈資本論〉和薩缪爾森〈經濟學〉研讀劄記之一》,不過可能是受當時傳播手段限制,這6篇文章影響並不大,最多一篇也就是一個引用,與當時對薩缪爾森《經濟學》學習狂熱相比,簡直可以忽略。吳易風先生的論文是第一次對馬克思經濟學和當時影響巨大的的薩缪爾森《經濟學》進行了系統比較,通過關于異化的概念、關于勞動價值理論、關于剩余價值理論、關于資本積累理論、關于經濟危機理論、關于社會曆史發展的一般規律和資本主義社會的特殊運動的運動規律六個專題比較,對于歪曲曆史、肆意攻擊馬克思的薩缪爾森進行了有理有據的批判,這對于當時阻止西方經濟學占領我國高校、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邊緣化發揮了一定作用。[28]

  2.對馬克思和科斯産權理論的比較

  吳易風先生比較理論經濟學成果中影響最大的是2007年發表在《中國社會科學》的《産權理論:馬克思和科斯的比較》,引用次數高達180,並以下載次數8493高居先生發表論文的榜首①。該文從方法論、理論體系、政策含義、曆史地位等方面對馬克思和科斯的産權理論進行了系統比較,以翔實的材料對馬克思産權理論在社會科學史上地位進行了論證,對“科斯有産權理論而馬克思沒有産權理論”的錯誤的流行觀點進行了批判。論文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多家報刊進行了報道或摘要轉載。[29]

  3.對馬克思經濟學和西方經濟學的全面比較

  吳易風先生關于研究對象的比較、關于經濟增長理論比較,如前所述,影響也較大。吳易風先生兩大比較理論研究幾乎涉及所有經濟領域,最鮮明的特征是一以貫之堅持馬克思主義立場和觀點,最可貴之處是將比較建立在深入研究的基礎上,是有理有據的學術比較而不是對西方經濟學意識形態的簡單批判。

  ————

  ①截至2019年5月31日,通過知網檢索,顯示的引用次數。

  ————

  为了实现两个理论体系进行全面系统比较的溯源,吴易风先生邀请了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几十位老中青专家学者进行了合作研究,并于2009年出版了由吴易风先生主编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比较研究》一书。该书共3 卷、255 万字,几乎涵盖了经济学领域的所有重大主题。对于这部书,虽然入选“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并荣获2010 年度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奖,《光明日报》书评给予了高度评价,但是,就本文作者阅读后的感受而言,那是一部水平参差不齐的论文集,与吴易风先生亲自写的几乎每一篇论文都“光彩夺目”且做出了边际贡献相比,有不小的距离,那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不过,考虑到吴易风先生对马克思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几乎所有重要主题都亲自写论文进行了比较,并产生了持久的影响,吴易风先生在比较理论经济学全面系统比较方面仍做出了重大的贡献。[30] [31] [32] [33]

  七、吳易風先生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探索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是吴易风先生非常关注的领域。吴易风先生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贡献在于, 他不仅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科学成果进行了深入研究,构建了毛泽东——陈云——邓小平破解历史性难题的清晰图式(可以称之为“吴易风公式”),而且还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进行了深入探索,至少在国有企业改革等四个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科學成果的研究

  衆所周知,毛澤東在20世紀50年代後期,對于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和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問題進行了認真思考,並在1958-1960年組織閱讀斯大林的《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和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對中國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進行了重要的探索,這些探索究竟是尋找到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正確道路,還是成了“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重要推手?吳易風先生在大量研究基礎上,從2003年開始陸續發表了《毛澤東論中國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毛澤東論社會主義商品生産和價值規律》《毛澤東論政治經濟學的對象和方法》等學術成果,認爲毛澤東爲研究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留下了十分豐富而又珍貴的思想財富和理論遺産。吳易風先生從12個方面論述了毛澤東關于中國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思想。這12個方面是:(1)論蘇聯經濟學範式;(2)論政治經濟學的研究對象;(3)論經濟學家的世界觀和方法論;(4)論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綱;(5)論過渡時期;(6)論社會主義生産關系;(7)論社會主義經濟規律;(8)論社會主義商品生産和價值規律;(9)論社會主義經濟波浪式發展;(10)論社會主義管理;(11)論社會主義經濟發展階段;(12)論共産主義。我們以政治經濟學研究對象爲例,看看吳易風先生是如何深入挖掘毛澤東研究成果的。[34]

  吴易风先生在认真研究了毛泽东相关文献后发现,毛泽东对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的探索集中体现在他1959-1960年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第三版下册时的谈话之中。在这个谈话中,毛泽东已经认识到政治经济学只研究“生产关系”范围过窄问题,三次论述了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从两个方面拓展了政治经济学研究范围。在第一次论述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时,毛泽东指出:“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生产关系, 但是, 政治经济学和唯物史观难得分家。不涉及上层建筑方面的问题, 经济基础即生产关系的问题不容易说得清楚。”这里除了将研究对象拓展为“主要研究生产关系”,还强调了上层建筑问题研究。在第二次论述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时,还从两方面来拓展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范围,毛泽东指出:“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生产关系, 但是要研究清楚生产关系, 就必须一方面联系研究生产力, 另一方面联系研究上层建筑对生产关系的积极作用和消极作用。”在第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