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 | 客戶端 | 官方微博 | 報刊投稿 | 郵箱 | 中国社会科学网
孫冶方和《孫冶方文集》
張卓元:學習孫冶方著作的三點體會——2018年1月27日在《孫冶方文集》新書發布會上的講話

2018-03-24

調整字號:

張卓元 

(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荣誉理事长、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评奖委员会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學部委員、《孙冶方文集》编辑委员会主任) 

    

  各位嘉賓,各位專家,非常高興能夠參加今天的《孫冶方文集》發布會。我是這套文集編輯委員會的主任。我做的工作並不太多,但從編輯過程中學習了不少東西。因爲時間關系,我想簡單地講三點學習體會。 

  第一,現在中國改革開放40年了。在40年中,中國的經濟和社會面貌發生了巨大變化,我們走上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並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它包括了幾代人的艱辛探索,包括像孫冶方、薛暮橋這樣的經濟學家堅持不懈地長期研究,提出了一些很好的思想理論觀念,指導我們的改革開放實踐。在改革開放初期取得令人鼓舞的成果後,鄧小平等政治領導人以高度的政治智慧,進一步歸納提煉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思想、理論、道路。 

  孙冶方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先驱者之一。我记得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胡乔木在1978年10月6日的《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大文章:《按照经济规律办事,加快实现四个现代化》。文章中有一个观点非常重要,就是按照经济规律办事,其中特别重要的是要按价值规律办事。我想胡乔木的文章是借鉴吸收了孙冶方的经济思想的。孙冶方从1956年起就重视价值规律的作用,1964年更旗帜鲜明地提出“千规律,万规律,价值规律第一条”。当时我们学习胡乔木的这篇文章,都觉得非常新鲜,思想也非常解放,实际上为三中全会的召开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理论准备。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的标志性会议,会议公报也讲了“应该坚决实行按经济规律办事,重视价值规律的作用,注意把思想政治工作和经济手段结合起来,充分调动干部和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这个决定里专门讲了价值规律,当然也是包含了孙冶方在内的经济学家对价值规律的长期研究和探索的。我们现在讲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意义上说就是让价值规律对社会化生产起调节作用。当然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将价值规律调节社会生产的机理讲得更加透彻,应该说比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提法大大前进了一步。 

  第二個,在編輯《孫冶方文集》的過程中,我感到孫冶方寫的文章一方面理論性很強,一方面又很實際,在理論聯系實際方面結合得非常好。比如孫冶方關于固定資産折舊要不要上交財政,這是個很具體的實際問題。孫冶方把它提到非常高的理論高度進行分析,提出如果固定資産折舊上交財政,不留給企業來用,工廠連蓋廁所都要上報,層層審批,這樣根本不可能有企業活力。從這裏出發,他進一步提升到究竟國家的大權和企業的小權應該怎麽劃分。他說在資金價值量簡單再生産範圍內屬于企業的小權,應該由企業來定,在簡單再生産之外的屬于國家的大權,應該由國家來定。他從一個很具體的問題談起,一直可以提升到國家的大權和企業的小權之間的關系,而且提出財經體制改革的核心就是怎麽處理好國家和企業的關系。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來,他的問題是從實踐中來的,但是他的作品理論性很強,實踐性也很強。 

  第三個體會,就是孫冶方奮不顧身地堅持真理的崇高精神。我舉一個簡單例子。 1963年9月18日孫冶方寫了一個關于利潤的內部研究報告《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管理體制中的利潤指標》,當時並不是公開發表的。 

  孙冶方写这个内部研究报告时正在强调“政治挂帅”。孙冶方认为,对企业来说,争取更多的盈利、更多的利润,应该是企业搞得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利润是一个综合性指标。如果企业的利润率在社会平均资金利润率以上,是一个好企业;如果在社会平均资金利润率以下,这个企业就是不好的企业。所以他要用利润作为综合指标。当时吴敬琏被借调到中宣部于光远那里协助他编写《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他从那里知道,中宣部正酝酿在经济工作上批判“利润挂帅”。所以吴敬琏很担心,说一定建议孙冶方不要去写这个关于利润的研究报告。作为他手下的工作人员,我们觉得他写这个东西太危险了,当时都替他捏了一把汗。我们五个人:桂世镛、项启源、何建章、吴敬琏和我,我们五个人在經濟研究所一起商量,准备向孙冶方建议,第一取消这个工作,不要写这个关于利润的报告;如果孙冶方坚持,报告无论如何要降温,不能写得那么明确,不能说利润是综合指标,利润作为一个考核指标还可以考虑。我们公推了两位,一个项启源,一个桂世镛,项启源能言善辩,口才很好,桂世镛是孙冶方最得意的一个年青人,当时是我们的团支部书记,请他们两个人当面跟孙冶方讲,建议他或者取消或者降温。但是项启源和桂世镛去了以后,很快就被孙冶方顶回来了。孙冶方说不行,我还是要照写,而且观点不动,也不降温。从这个例子可以说明,孙冶方对自己认准的观点是非常坚持的。 

  剛才李劍閣理事長也講了孫冶方出獄當天就宣布“一不改志,二不改行,三不改觀點”。他這樣的治學精神,我認爲對科學研究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我們搞科學研究,探索未知,可能會碰到有些錯誤,但是在你認爲是正確的情況下應該堅持,不要隨風倒,這是做科學研究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 

  因爲時間關系,我就講這些,謝謝大家。 

  (范世涛、张兰太根据录音整理,已经張卓元教授审阅)